1. 首页 查房价 买新房 买二手房 找租房 找商铺 装修家居 房产快讯 海外房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房价 > 内容

成渝跃上“第四极”
发布日期:2022-05-26 08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种种迹象表明,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两座大城市——成都和重庆,正在国家发展的版图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2020年1月3日,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,研究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等问题。

  10个月后的2020年10月1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审议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》(以下简称“成渝规划纲要”)。会议指出,要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、科技创新中心、改革开放新高地、高品质生活宜居地,打造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新的动力源。

  今年2月,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再次迎来“高光”时刻: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的《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》,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与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粤港澳大湾区并列为未来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的“4极”。

  今年3月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展示的一张示意图,清晰地呈现了由“4级”勾勒的未来中国交通“主骨架”。有媒体将其解读为成渝地区“第四极”地位的首次“官宣”。

 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教授、西财智库首席执行官汤继强密切关注着有关成渝“双城”的“风吹草动”。对于“成渝规划纲要”得到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,他认为,这无疑使成渝地区的发展有了一个新的定位和更加明确的方向,同时提升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政策的权威性和含金量。

  成渝本一家。在重庆直辖之前,成都、重庆同属于四川省,也都是西南地区经济重镇。19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,两地在行政区划上分开了,但经济、文化的交往、交融依然密切、深入。

  铁路系统工作人员罗雅丽说,成渝两地间一直是客流火爆的线路。据她的观察,客流的主体,一部分是两地间有生意往来的旅客,还有就是走亲访友的探亲旅客。在川东毗邻重庆的一些地方,流传着“大车跑重庆,小车跑成都”的说法,寓意“行政上隶属四川,而经济上更贴近重庆”的发展格局。

  与此同时,成渝两地又在暗中较劲儿。西南财经大学中国西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毛中根总结两地关系时说,两地既在探索抱团发展、合作发展、一体化发展,又在经济、产业之间存在着竞争关系。

  不过,在许多研究者看来,一些硬短板才是两地交往的线年,罗雅丽是成渝铁路线上的一名列车长,火车从成都到重庆需要运行12个小时。

  汤继强认为,相当长的时间里,交通的短板制约了成渝地区的发展。在他看来,巴蜀文化同根同源,地理相连,人文相亲,两地产业高度互补。补齐交通短板后,将有助于缩短产业配套半径,提升供应链优势,继而让川渝区域未来的发展变得更有竞争力。

  在过去的20年间,交通的短板不断被补齐。现在成渝两地间的高铁旅行时间已经被压缩到了1个小时。并且,成渝铁路、成遂渝铁路和成渝高铁三条铁路在两地之间并行,运力大增,实现了“公交化出行”。设计速度350km/h、预留400km/h的成渝中线高铁也将开工。

  “倒回去想,从12个小时到1个小时实现同城,当时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如今从事客运调度工作的罗雅丽说。她每天实时掌握川渝两地间运行列车的状况、传达运输工作指令,对成渝两地交通状况的改善感同身受。

  汤继强认为,一城小而双城大。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,当成渝两个城市融在一起成为一个板块的时候,将发挥“1+12”的效果,“这个大不光是大小的大,也是影响的大,还是份额的大,它们联手的爆发力也很大。”

 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范围包括重庆市27个区(县)和开县、云阳的部分地区、四川省的15个市,总面积18.5万平方公里。数据显示,2020年成渝城市群常住人口近1亿,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.8万亿元。

  中建三局西部投资公司成都空港新城项目指挥长顾正国是重庆人,他明显感觉到成都和重庆越来越近了。

  他所在的项目位于成都东部新区,是“成都向东”的标志性项目,那里正在成长为一座新城,而在他的家乡重庆,向西的发展方向正变得越来越清晰。

  未来的成渝中线高铁将使两地在时空上变得更近,顾正国觉得“作为建筑人,能够亲身参与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中,特别骄傲”。

  “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,是为了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,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,解决向西、向南开放的问题,解决新的增长极和动力源问题。”汤继强总结说。

  2015年成渝高铁通车后,借助其东接长江航道、南连川黔铁路、北通川陕公路、西达康藏地区的连通作用,两地间的商务往来越来越紧密,旅客出行需求不断增大。数据显示,2019年,成渝高铁发送旅客3185万人次,比2016年增加1507万人次,增长89.8%。

  数字背后,是成渝地区内联外通水平的快速提升。汤继强认为,成渝一体化发展后,四川省的部分市和重庆市的部分区县等一度被称为“中部塌陷”的中间区域,也将被带动起来,使整个成渝地区看到整体抬高和整体崛起的曙光。

  汤继强认为,国家在京津冀、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之后,布局成渝双城经济圈为中国经济增长“第四极”,顺应了发展需要,因为成渝地区的基础条件和发展潜力,能够承担起这一重任。

  在多个历史时期,成渝地区扮演着国家战略大后方的角色。汤继强说,在当前形势下,成渝地区形成高质量发展增长极,可以大大拓展我国战略回旋空间,应对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,巩固国家战略安全。

  “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必将在西部发展历史上,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,发挥应有的作用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”汤继强说。